岁岁无知

轻微社交障碍。游戏废。喜欢画画和写字。黑脸眼镜妹。

回家(吴邪中心向/小短篇)

2014.12.31

十二点了。

吴邪看着表,听着在指针重合的那一霎那响起的炮声,闭上了眼睛。
十年了,他想。
刚开始的时候他觉得很难,他觉得他根本坚持不下去,他觉得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只要一秒钟就够了。
可是一恍神,怎么就十年了呢?从吴邪到小三爷到三爷到吴小佛爷,这三次蜕变让他觉得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。
但他心里很清楚,他知道这次历练是迟早都会来的,所以他并没有觉得意外,他甚至在心里庆幸自己那么天真的活了二十多年,干净了二十多年。
他可真是,太幸福了。

不过今年他是没有太平日子过的,马上就要收网了,他不可能继续待在杭州,更何况,他马上就要去长白山守大门了,十年之后出来会发生什么,谁也不知道。
思绪飘到了那几个依然奔波在外的人身上,又飘到了青铜门,最后在杭州停下来,停在了那个地方。
他脑子里突然激起了火花,那个不该有的念头占据了他的大脑。
他好想去看看父母。
吴邪知道对于父母来说元旦并不是什么重要的日子,老两口不会坐在沙发上看跨年演唱会顺便倒数五个数迎新年,也不会像小年轻一样群发个短信和朋友们一起乐乐,他们应该早就睡了。
吴邪也知道所有人都在为了那一个目的忙碌着,关键时刻还得他推一把,他走不开。况且他现在对外已经是死亡身份,现在出去万一被外边那群王八蛋发现了可不好玩,保不准会毁了这十年拼了命换来的一切。
作为小佛爷,他必须要冷血;作为布局者,他必须要冷静;作为战友,他必须要忍耐。
所以他不能去。
他翻了个身,头埋进被子里,自嘲的笑了笑,果然……牵挂太多,到底还是没办法成佛啊。
他告诉自己,睡吧。
沉寂半个时辰后,床上的人突然起身,像一只猫一样,无声的融入了黑夜。
他到底还是想任性一次,做一次吴邪。
就一次。

元旦虽然不是除夕,但也算是个团圆的日子,街上除了路灯还是路灯,他努力隐藏着自己,小心翼翼的前进着。
就和他想的一样,虽然知道他死了,那些人还是不放松,死死的盯着这边的动向,在这种时候稍有不慎就会出大乱子,这么随性还真是太不符合他一贯的作风了,仔细想想,自从开始筹划这一切,他就再也没有这么冲动过了。要是这事被小花胖子他们知道了,绝对会觉得不可思议吧。
可他根本压制不了这份冲动。

还算顺利的到了小区门口,他先看了看地形,找了一棵方便隐藏又能看清周围动静的树爬了上去,手握在大白狗腿的刀柄上。
这是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,先保证自己所处的地方暂时是安全的,再行动。
这个时间很多窗口都已经熄了灯,只有零零落落的几户人家透出光来,他毫不费力就找到了自己的家。
看着黑洞洞的窗口,他想起了很多事,想起他在这间屋子里做过的事情,想起遥远的从前,想起一切还没有发生的时候他们一家人窝在家里打扑克牌,下棋,做饭,看电视……
他瞪大眼睛,身体微微前倾,他觉得自己已经回到了家,桌上是冒着热气的饭菜,父母就坐在桌前笑盈盈地看着他,他走过去,一步,两步……
突然一阵冷风吹过,还处在恢复期间的身体立刻感受到冷意,他硬生生被扯回现实,有些失落的看着依旧漆黑的窗口。
不能再留了。
已经够了,已经很满足了。
他抬起手揉揉眼睛,在心里悄悄的说了句新年快乐,然后转身,又隐入了黑暗。

评论(2)
热度(2)

© 岁岁无知 | Powered by LOFTER